经过公派留学审核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安妮·埃尔诺的三部代表作将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瑞典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2022年10月6日13时(北京时间19时),瑞典文学院将2022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法国作家安妮埃尔诺(Anne Elnor)。

安妮埃尔诺的代表作《漫长岁月》中文版之前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安妮埃尔诺获奖后,该报获悉,她的三部代表作——《一个女人的故事》、《一个男人的立场》和《一个女孩的记忆》的中文版将于10月底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

值得一提的是,在最近六届诺贝尔文学奖中,上海人民出版社所在的上海世纪出版集团获得了五位获奖作家重要作品的版权。

除了今年获奖者安妮埃尔诺的《一个男人的位置》《一个女人的故事》《一个女孩的记忆》,还包括2021年获奖者阿卜杜勒拉扎克古尔纳的《天堂》《海边》《来世》《赞美沉默》《最后的礼物》(上海译文出版社)、2020年获奖者露易丝格丽克的《直到世界反映了灵魂最深层的需要》《月光的合金》《忠贞之夜》(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2019年获奖者彼得汉德克的《骂观众》《缓慢的归乡》《无欲的悲歌》《左撇子女人》《去往第九王国》等(世纪文景上海人民出版社)、2017年获奖者石黑一雄的《群山淡影》《莫失莫忘》《长日将尽》《克拉拉与太阳》等(上海译文出版社)。

安妮埃尔诺

诺贝尔奖公布之前,上海人民出版社今年已经推出了安妮埃尔诺的三部自传体小说:《一个男人的立场》、《一个女人的故事》、《一个女孩的记忆》。其中,《一个男人的立场》和《一个女人的故事》在法国分别创造了50万册和45万册的销量。

“安妮艾尔诺奖不是一个冷门。她在法国家喻户晓,《一个男人的地方》获得了1984年法国勒诺文学奖。

”三本书的责编、上海人民出版社文化读物编辑中心主任赵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在法国留学时看过安妮埃尔诺的作品,安妮埃尔诺对自己母亲和父亲的书写引起了他的共鸣。

其中,一个男人的立场是关于安妮埃尔诺的父亲,一个女人的故事是关于安妮埃尔诺的母亲,一个女孩的记忆是关于安妮埃尔诺的青春。

在赵薇看来,安妮埃尔诺的语言风格简洁,大多是短句和直白。迄今为止,出版的20多种作品无一例外都是关于她自己的生活。

“包括父亲、母亲、结婚、离婚、独自抚养两个孩子等等,而她也会在写作中插入自己对社会的看法和评述,法国有一个词形容她的作品—— ‘社会学小说’。

之前备受关注的迪迪埃埃里彭的《重返故乡》一书中也提到了安妮埃尔诺,向她致敬。

“她的作品篇幅也不长,除了《漫长的岁月》,讲述了她的人生故事,涉及了法国社会的变迁。她的作品篇幅较长,其他作品字数不多。

她也是法国女性作家的代表,还有一本《冻住的女人》讲述全职家庭妇女的故事,用无比清晰的语言表述出其中的重量,非常动人。

赵薇说,“安妮埃尔诺曾经说过,生活是无声的、无形的,需要通过作家的写作来展现。

安妮埃尔诺获奖的消息传出后,赵薇非常惊讶。

“安妮埃尔诺的写作在近年进入诺奖候选榜的作家里独树一帜,绝无雷同。

按照计划,本月底将出版一个男人的立场,一个女人的故事,一个女孩的记忆。

男人的立场(新修订版)

[法文]郭译安妮埃尔诺译

通过考试两个月后,父亲去世了。安妮埃尔诺借此机会讲述了一个人的一生。

他出生于世纪之交,不得不早早离开学校,先是当农民,然后在工厂做工,后来成为诺曼底一家小杂货店的店主,直到1967年去世。

他自我克制,努力工作,谨小慎微,努力维持一个男人在社会上的地位,却无法摆脱重新滑回下层社会的恐惧。

她以作者冷冷的观察,揭示了困扰父亲一生的耻辱,以及阶级限制带来的父女间的疏远与痛苦。

这本父亲的传记也是一名知识分子女儿背叛的故事——背叛她的父母、她的成长环境,在亲情和耻辱之间,在归属和疏离之间的。

女人的故事(新修订版)

[法文]郭译安妮埃尔诺译

《一个女人的故事》是安妮埃尔诺对母女、青春与衰老、梦想与现实的感人叙述。

在母亲死于阿尔茨海默症后,作者开始了令人生畏的时光倒流之旅,她试图捕捉真正的女人,那个独立于女儿而存在的女人,那个出生在诺曼底小镇、死在巴黎郊区医院的老年病房里的女人。

她讨论了母亲和女儿之间脆弱而不可动摇的纽带,将她们分开的疏远的世界,以及我们必须失去我们所爱的人这一不可回避的事实。

在这部平静而有力的致敬作品中,埃尔诺想要为她的母亲争取最大的公平:将她描绘成她自己。

正如作者所说:“现在我写我的母亲,就像轮到我让我的母亲重生一样。

一个女孩的记忆

[法语]由安妮埃尔诺陈舒婷翻译

在新书《一个女孩的记忆》中,安妮埃尔诺(Anne Elnor)重温了她1958年夏天在诺曼底担任夏令营辅导员的经历,讲述了她和一个男人的初夜。

当他移情别恋时,她意识到她已经把自己的意志交给了他,像是没有了主人的被征服者。

六十年后的今天,作者发现她可以抹去中间的岁月,回忆起那个曾经想彻底忘记的少女。

将那个夏天不可磨灭的记忆带入现实,埃尔诺发现,她写作生涯的重要和痛苦的起源是建立在耻辱、暴力和背叛的基础之上。